首页

搜索繁体

第330章 她怎么了?

    凌橘低低地喊了许久,直到没有力气。

    她看着严家人着急的面孔,两眼一黑,彻底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赵祺怀中的宋凌琛见凌橘晕过去,张开嘴巴就开始哭,一时间场面混乱。

    严谨塘赶紧把凌橘抱起,到楼下的时候李世明已经赶过来了,后面还跟着沈春和宋治国。

    不多会,凌大伟和田梅也被陈昀接了过来。

    沈春纳闷,十分着急,看着赵祺夫妻,“赵姐,这到底怎么回事?怎么会突然晕过去呢?”

    田梅将宋凌琛从赵祺怀里接过,安慰了半天小家伙才停止哭泣。

    李世明正在给凌橘把脉,过了一会起来了,“没什么大事,就是惊吓过度。休息一会儿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惊吓过度?”屋内的人仔细琢磨着李世明的话。

    田梅看着凌橘苍白的面色,心疼得不得了,“这孩子,是看到了什么,竟然吓成这样。”

    她看看赵祺,发现严家夫妻也是一脸疑惑,可同样担心,焦急地情绪遮掩不住。

    责问的话也说不出口,可这毕竟是她的女儿,在家还好好的,怎么来到严家就‘惊吓过度’了?

    严谨塘擦了擦头上的汗,随后站起身,“凌叔,田姨,我想单独跟您二位说两句话。”

    被点名的凌大伟和田梅又看了看沙发上躺着的凌橘,随后跟着严谨塘去了书房。

    两人进入之后他将门关严。

    “凌叔田姨,今天发生了点事儿,我不想瞒您二位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。”

    “事情是这样,今天橘子过来后,问我能不能看看我四姐的牌位,我就带她去了三楼的房间。”

    “她看到我四姐的牌位后,就,突然有点奇怪,然后说了一些奇怪的话,她的神态,表情,好像看到了什么一样,十分惊恐,四肢无力,然后就昏过去了。”

    凌大伟看着严谨塘的样子,知道他没必要说谎,“她都说了些什么?”

    严谨塘沉思了几秒才开口,“她没有直说,但是她说的话表达了一个意思,她是我四姐。”

    严谨塘说完,凌大伟和夫妻身形一震。

    “严先生,你,我,我没听错吧?”凌大伟的声音有些慌张,田梅赶紧握住他胳膊,给他一点支撑。

    “没有,凌叔,她还说,我二哥三哥四姐,死得很冤。”严谨塘说这话的时候,心脏像是被撕裂的一块那么难受。

    严家的其他人从来都没有想过,严谨良严谨嘉和严谨祺是造人陷害或者是意外身亡,他们一直以为这三个孩子都是战死沙场了。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是,橘子看到你四姐的牌位之后,产生了这一系列的反应?然后神志不清,后面晕倒了?”

    “是的田姨。”

    严谨塘的白衬衫袖口都沾染了一些凌橘指尖的血渍,衣服也褶皱得不像样子,头发也有点凌乱,看得出来事发突然。

    田梅稳了稳心神,尽量镇定,“现在看来,橘子跟严先生的四姐或许有些神奇的联系,虽然不敢十分确定,但是往这个方向去猜测应该没问题。橘子之所以害怕惊恐,可能是看到了一些可怕的事情,这个我们就要后续再慢慢的去了解,现在急不得。不然结果可能反其道而行之。”

    凌大伟也点点头,这个时候他们夫妻必须镇定下来。

    先不说凌橘小时候的经历本身就很波折,他们夫妻早就有心理建设,现在又发生这样的事,也只能够说,有些事情躲不过,早晚都会发生。